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企业文化 >

医美现状:整形容易维权难

发布日期:2021-09-15 06:42   来源:未知   阅读:

  9月7日,一则女孩到济南喜悦整形医院维权被女老板殴打的视频,在网络上流传并迅速登上热搜。视频中,这个维权女孩被扇耳光、遭到言语羞辱、被威胁人身安全,并被强迫签订和解协议。

  视频曝光者是这家整形医院的前员工,视频曝光后其通过微博账号@喜悦整形小o发声,称在讨要工资过程中也遭到了老板刘某明,也就是视频中的女老板的殴打。有网友将这段整形医院的风波调侃为“医美界的《扫黑风暴》”。

  视频被曝光后,警方通报,打人老板刘某明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依法刑事拘留。警方通报的另一位涉嫌非法拘禁罪的协从施暴者孙某笑,随即被网友扒出正是最初爆料视频的前员工小o,视频因其今年7月与老板刘某明发生矛盾才被曝出。目前微博账号@喜悦整形小o已清空微博。

  随着医美维权被关注,越来越多的医美维权者也站了出来。甚至有同样因为医美维权而遭殴打的维权者也称,“曾被要求解剖检查”。

  一方面是因为行业的野蛮和无序性。艾瑞咨询调研显示,平均每年“黑医美”致残、致死人数约为10万人。

  另一方面,医美本身是一个信息壁垒较高的行业,为了达成交易或躲避纠纷,有些机构会刻意用话术包装手术项目、过度承诺手术效果等,甚至把《知情同意书》当作“免死金牌”。还有业内人士表示,整形标准和整形失败原因不明确也是医美维权难的重要原因。

  除了“我会让你活着离开济南吗?”在网传视频当中,维权当事人安女士还被女老板恐吓和威胁:

  9月7日上午,涉事整形医院官微发表声明称,视频中的女顾客安女士是专业医闹团伙成员,背后有专业团队在操纵炒作此事。声明还认为视频遭到恶意剪辑,未能反映事件全貌,并提到安女士向院方无理索赔5万元。

  网友对其声明的逻辑和真实性进行质疑,“不管怎样,辱骂殴打抢手机是真”“如果是医闹就应该报警而不是滥用私刑。”

  9月8日、9月9日,济南公安连发两条通告。第二条通报显示:刘某明涉嫌非法拘禁罪,被依法刑事拘留;该机构合伙人曲某和前员工孙某笑涉嫌非法拘禁,将依法取保候审。

  随后,安女士发声否认医闹及索赔5万传闻,称仅去过两次济南,第一次是去“喜悦”做整形,最后一次则是去维权遭殴打;并表示院方声明中提到的自己要求索赔系自导自演,目前正配合警方调查。

  紧接着,《人民日报》评医美机构打人事件,“舆情汹涌是人们不满医美行业发展失序、维权不畅的折射,一查到底方能纾解医美焦虑。”

  随着警方介入和官媒发声,事件迅速发酵,越来越多的医美维权者陆陆续续站了出来。

  据澎湃新闻报道,在喜悦整形做肋骨鼻术后出现感染的张先生(化名),经院方两次修复后出现鼻部挛缩、鼻歪斜的症状。在喜悦整形做鼻综合手术的王女士向“我们视频”表示,术后鼻子出现红肿疼痛,一年内多次联系院方要求修复,遭到威胁、辱骂,已致长期失眠,靠药物入睡。

  日前,另一位维权者也通过社交平台发声,讲述了医美维权难的经过。她称自己在成都美绽美医院做的隆胸手术疑似因假体放反,而造成胸部不对称。当当事人来到医院讨要说法时,院方拒不承认,称解剖才能证明。当事人称自己还被院方没收手机、殴打致脑震荡,眼睛红肿,身体多处受伤。

  据其描述,自己被五六个人从医院抬至草丛,过程中还被故意扒掉了裤子和内裤。“我想提上,但我的手被架住了,并且他们还打我的手制止我…… 记得又有人过来扯我的衣服裤子,并说给大家看看你的胸,有人打我的脸…… 最后有人踢了我的头,再有意识时已经被120抬走了……”据当事人提供的一份警方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该整形机构存在非法限制他人自由的行为。

  多位医美维权者维权不成反被打,网友直呼:“医美维权这么难?”“医美机构是‘黑社会’吗?”

  在互联网的世界里,随处可见光子嫩肤、热玛吉、皮秒、嗨体…… 等项目的“安利”。

  开菠萝财经以“医美项目推荐”为关键词在小红书上搜索发现,相关笔记超过21万篇;而关键词“医美”的相关笔记则超过94万篇,商品超过900件。#医美分享#话题已有超过七千万的浏览量。

  小红书中,还不乏记录医美全过程的图文和视频笔记:“30+模特辣妈,全脸一年10w+的医美坦白”;“混了Y美圈4年,全脸30w动脸经验分享”;“100万,我整了哪?”

  这些重金砸向医美并有着多年医美经验的博主们毫不避讳地晒出手术前后的对比图,引得一众网友对强大“换头术”心向往之。

  平台上账号名称为“皮肤医生XX”的博主,承担的则是为用户打消安全顾虑的任务。账号ID营造的专业人设,配上白大褂进行医美科普,“这是皮肤科医生自己都做的医美项目”,你还担心什么呢?

  一篇篇整形笔记可能最终导向医美项目的粉丝福利团购,以及明星和网红的带货直播间。去年7月,在伊能静和新氧APP合作的热玛吉狂欢夜直播中,在线万人参加线月,雪梨在淘宝开设医美直播专场,当天成交额高达1.82亿元。

  网红分享“换头”经验、皮肤医生做科普、大主播带货,林允、张嘉倪、应采儿大方承认做过医美项目,伊能静、麦迪娜亲自下场推荐,医美轻易就完成了一轮又一轮市场教育。

  年轻人不再对医美“讳莫如深”,谈及医美就像讨论护肤品一般稀松平常,由于这种“护肤品”是大牌贵价的,博主们在分享中还带着点骄傲和炫耀。

  你不了解医美,各大社交平台有人给你种草;你不知道在哪买,KOL发起团购、网红明星直播带货、互联网医美平台广告铺天盖地、搜索引擎和生活服务类网站“不经意”为你推送;你没有钱消费高价项目,医美机构想方设法“帮”你贷款……

  然而,医美行业的信息壁垒并不是靠网红和明星的安利,就能消除的。等待你的很可能是黑医美、黑医生、黑针剂、包装过的“轻医美”……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2019年中国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仅有约13000家,其中合法合规开展医美项目的机构仅占行业12%;医美非法从业人数至少在10万以上,合法医师仅占行业28%;非法医美场所90%以上的医疗美容设备都是假货;市面上流通的针剂正品率只有33.3%。

  这份《白皮书》还显示,黑医美、黑医生、黑针剂……黑产渠道正在截流医美用户,其背后常常是“熟人”、“微商”这样的推手,以“打折、有内部资源”的名号将信息不对称的医美用户介绍给黑医美以分取佣金,增加了用户医疗事故等不规范操作的风险,不少人甚至被洗脑借款所谓的“医美贷”,以消费更高价的项目。

  艾瑞数据显示,六成以上的医美用户错把手术类项目例如抽脂、隆胸丰臀、手术类面部整形、植发等错认为是“轻医美”。某些医美机构把“创伤小”、“恢复期短”或“价格及风险较低”的话术包装为“轻医美”,而在前述手术类项目上大肆宣扬,吸引用户做风险高同时价格也高的手术类项目。实际上,轻医美仅指非医疗美容手术项目,例如激光、射频、注射填充、化学剥脱等。

  然而,很多用户表示,做医美前,被机构的服务人员当成“上帝”,一旦走到医美维权这一步,机构大概率会“变脸”,维权难度陡然而升。

  近年来,医美纠纷数量呈上升趋势。开菠萝财经在裁判文书网上以“医美”为关键词检索发现,相关判决数量从2015年的16件迅速攀升至2020年的887件。

  医美纠纷高发的背后,有医美机构诊疗操作不规范,隐瞒手术风险的原因。例如,术前未交代清楚手术不良反应,对就医者的项目效果过度承诺。而医美机构让当事人签署的《知情同意书》似乎成为了机构的“免死金牌”。医院认为,当事人已签署手术风险的《知情同意书》,对其中风险应当有所预见。

  微博用户@我喜欢三色柯基 在2019年的眼袋切除术后出现眼部严重凹陷、双侧不对称的面部问题和眼部酸涩流泪的并发症,便以医疗损害为由起诉整形医院。当事人称,上手术台前的两次面诊,均未被告知手术任何一项风险及并发症,临进手术室前被要求签署罗列一堆并发症的《知情同意书》。

  经常接受医疗美容纠纷咨询的律师雷家茂在微博中表示,由于整形标准和整形失败原因不明确,当事人上诉的相关证据不足,即便起诉了,诉请得到支持的情况也非常少,“到底是因为医美机构在手术操作不规范导致出问题,还是消费者在术后恢复中因自身的原因导致出问题,本身难以界定。”

  上述当事人还在微博中称,由于国内缺乏成熟的整形医疗鉴定标准,鉴定诉求常被鉴定机构拒绝,而且从申请鉴定到被拒绝,来去需要耗时两个月的时间。就算鉴定诉求被接受,等来的往往是鉴定机构以“并发症”“审美差异”为由得出“不存在鉴定事故”的鉴定结果。

  经过长达两年的艰难维权,上述当事人终于等来了她的判决责任书。该判决书显示,医院仅承担50%的责任。然而等待她的,还有无休止的面部修复。

  9月13日,当事人称将获赔款项都捐给了辽宁省红十字救助中心,并晒出了捐款记录,也给这段长达两年的医美维权画上了一个句号。澳门精准四肖四码资料